您好,欢迎进入电动北京!

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动态 > 正文
亲历者讲述:站在风口的共享汽车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用英国作家狄更斯《双城记》开头的第一句,来形容中国移动出行服务领域先后上演的三次风口之战,尤为贴切。
♦ 2016年11月26日 23:59
Uber应用在华正式停止运营,滴滴终于确定了网约车市场的霸主地位。移动出行服务领域的第一次风口大战风停雨歇,通过手机叫车成为中国消费者的出行新选择。
♦ 2018年4月3日 晚
摩拜单车召开股东大会,经过股东们投票表决,接受美团的收购,补充“弹药”的摩拜可以继续与ofo在共享单车市场一较高下。移动出行服务领域的第二次风口大战即将上演终极对决,而中国消费者出行“最后几公里”的问题已经悄然得到解决。
♦ 四五年前
以易卡租车、车纷享、一点租车为代表的中国第一批汽车共享企业,率先进行了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的“试水”。
时至今日,第一批“试水者”或淡出市场或寻求收购,而后来者仍然“前赴后继”,不知不觉间已有600多个玩家参与这场角逐。移动出行服务领域的第三次风口大战蓝海已红,谁能突围而出,笑傲江湖?中国年轻消费者的出行消费习惯又会因此发生哪些改变?
《中国汽车报》记者日前实地走访了不同城市的四位共享汽车的亲历者,他们中有用户、供应商,也有刚入局的创业者,从他们的讲述中,或许能更清楚地看到共享汽车时代的“好”与“坏”。
 
 
♦ 一个年轻人的汽车共享生活
地点:成都
人物:多个共享汽车品牌用户  张孟杰
2017年2月,歌手赵雷凭借一首《成都》一炮而红,那年春天,《成都》成了人人传唱的经典民谣,这其中就包括刚毕业不久已经在成都找好工作的北方青年张孟杰。张孟杰来自北方的一个小城,在成都求学的日子,已经渐渐喜欢上这座被贴上“安逸、舒服、小酒馆”标签的城市,一直计划先在成都买房子安家的他,并未考虑过购买一辆汽车,甚至自从驾校毕业就没再碰过车。
直到某个周六的中午,打开窗户通风的张孟杰发现,自己所租房子小区的楼下,仅有的几个停车位竟停放着三辆车身上刷着不同字样的电动汽车,北汽的摩范出行、首汽集团的GoFun、重庆力帆的盼达用车,这让从事互联网工作的张孟杰第一次感受到了中国人在汽车共享市场的创业热情,而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张孟杰开始通过汽车共享开启自己的汽车生活。
下载APP,注册用户登录,绑定个人相关信息、领取新用户优惠券,张孟杰第一次的汽车共享出行选择用来周某出游,由于好久没开车,有些生疏,路途中还险些撞上马路牙子。
一路体验下来,张孟杰的感受是:“在眼下没钱自己买车的情况下,开着共享汽车出去,一来比较方便经济,二来可以顺便锻炼一下自己的开车技术。”
此后,张孟杰一发不可收,凡是成都的汽车共享品牌他都体验了个遍,有的品牌还同时上线了燃油车,这同样成为张孟杰的选择。其中的原因,一是因为每个品牌对新用户都会有使用上的优惠,二是比较一下谁更为经济。
让张孟杰记忆比较深刻的是一次深夜的汽车共享体验,在参加完一次同学聚会之后,他在GoFun上预定了一辆雪佛兰科沃兹。在高速公路上畅快地奔行了50公里之后,顺利到达自己住所附近的停车点,费用显示70.40元,扣除优惠券之后,只需支付32.4元。
“比打车要经济得多,而且一路高速开到110迈,有种飙车的快感。不过对比起来,还是电动汽车有经济上的优势,但燃油车的定价反而比电动车还便宜,大概是汽车共享公司为了平衡燃油车的使用吧。”张孟杰说。
以后你还考虑买车吗?张孟杰想了想回答说:“有车有房是一个中国家庭的标配,先把房子的事儿解决了,至于车,先通过共享汽车用着,啥事也不耽误,以后有经济实力再考虑买。不过即使有了车,也不一定每次都选择开自己的车,共享汽车也是一个选择。”
 
 
♦ 坐看螳螂捕蝉的先行者
地点:北京
人物:技术供应商易微行CEO  杨洋
2013年的时候,别说汽车共享了,就连分时租赁都是一个非常陌生的概念,当时中国做分时租赁的企业,一只手都能数完,车纷享、一点租车、易卡租车,还有我们这个做汽车共享底层技术储备和研发的易微行。
易微行CEO杨洋回忆当时的市场情景时仍有颇多感慨,一点租车已经倒闭,车纷享正逐渐淡出市场,易卡租车已经挂牌寻求交易,只有易微行过得还算不错。
当时投资人也劝过我们,说买100辆车先运营,但我们很坚决地没有做,能用和能商用,完全是不同概念的两回事。
杨洋总结,早期几家运营企业失败的原因是在错误的时间采用错误方法进入市场,即在一线城市面对不特定人群提供广泛服务,风险不可控,成本不可控;定价高了没人用,定价低了赔本,运营成本居高不下。“在北京这样的城市撒下1000辆车,根本连个影儿都看不到。
现在的情况就大不同了,移动共享出行市场已经在滴滴、摩拜等公司的推动下变得成熟,中国消费者已经可以接受并且开始习惯通过共享的方式出行。
杨洋认为,经过艰难的市场早期,目前的汽车共享开始进入成熟期,根据易微行的不完全统计,市场中的玩家已经至少有600多家,其中使用易微行技术系统服务的有420多家,而易微行提供的免费系统降低了分时租赁企业的门槛,即使只有几十辆车的“夫妻店”,如果经营得当,也可以过得很滋润。
根据杨洋的观察,汽车共享突然开始爆发有一个明显的时间段,先是上海市政府于2016年2月出台《关于本市促进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后有交通运输部、住房城乡建设部于2017年8月发布《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给汽车共享的发展注入了政府意志。无论是滴滴、美团、神州等互联网企业,还是互联网创业公司;无论是国内的诸多汽车企业,还是一些地方城市的巨头企业,纷纷杀入这个本属于蓝海的市场。
以前哪家企业有二三百辆车算多的,现在两三千辆车算少的。”杨洋回忆,2017年第四季度分时租赁企业采购的车辆数量是2017年第一季度的10倍,平均下来每个月至少在3000辆以上,而目前市场中总共上线运营的车辆也不过6万多辆。
在杨洋看来,汽车共享这个市场正在上演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剧情,早期的创业公司是蝉,负责试错,一些互联网巨头和车企是螳螂,而真正的黄雀是掌握着各个城市落地资源,比如停车场、充电桩、物业公司的地方巨头公司。
“第三次风口大战,平台流量反而变得可替代,落地资源才是核心,这注定了汽车共享这个市场一定是相对割裂的,会有几家大的公司占据市场主要份额,也会有一些中小企业存活。”他说。
 
 
♦ 一个汽车从业老兵的再出发
地点:青岛
人物:大道用车创始人兼CEO  刘辉
进入2018年以后的汽车共享市场更加热闹,互联网巨头杀入、汽车企业入局以及创业公司获得融资的消息成为了主题曲,这其中有一个老熟人创办的汽车共享企业——大道用车尤其引人好奇。
大道用车成立的时间不算早,2017年10月才组建,创始人兼CEO刘辉算是汽车圈的老人了,此前曾任神州租车副总裁,分管神州车辆管理、二手车、大区经营、战略合作等管理业务,此后创建共享巴士平台“接我”,“接我”主打的是巴士共享出行,有点类似大巴车版的滴滴。当滴滴、美团、神州等巨头先后杀入,当汽车主机厂也开始后发制人,类似大道用车这样的创业公司如何在未成蓝海已是红海的市场中突围?
目前,大道用车用两个月时间已经在青岛投放数千辆车辆,服务区域覆盖青岛主要城区。在与大道用车核心管理层的交流中,他们并不认为自己属于分时租赁,原因在于与传统的分时租赁相比,大道用车提供的是一种“随时随地有车开”的全新底层共享交通服务,几乎可以覆盖所有用车场景与需求。大道用车以环保绿色的新能源车为主要的运营车辆,以城市运力、出行大数据为依据,按城市需求将共享汽车投放在城市。用户通过手机APP即可自助取车、将车停在任意合法停车位即可自助还车。
“有两个故事特别想分享一下,一个是一位刚当上父亲不久的用户,孩子生病着急去医院,但迟迟没有打到出租车,看到门口停放着一辆大道用车的车,毫不犹豫地开上车带孩子看了病。另外一个例子发生在一个年轻小伙儿身上,春节期间开着大道用车的车回家过年,在亲友面前,觉得挺有面子。”大道用车一位负责人认为,当前的汽车共享已经不是简单的实现人从A地到B地的交通工具,而是拥有救急、社交等多种功能。
先后投资易车、优信、团车、车轮、易鑫、摩拜单车等公司的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是大道用车的投资方之一。在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创始及管理合伙人龙宇人看来,从出行版图来看,在城市中距离和长距离出行中,还没有一种出行方式可以满足公共交通和快车出行中间人群的需求。快车和出租车的价格难以继续下探,公共交通又无法提供舒适快捷的良好体验,共享汽车正是满足这部分需求的最好方式。
 
 
♦ 女老板关店 “淘金”汽车共享
地点:广州
人物:皇族共享汽车创始人  董婷珺
3月的广州对于北方人而言依然有些湿热,而对于广州当地人来说,早已习惯。刚刚签下300辆新能源汽车合作项目的董婷珺心情不错,运营车辆的解决,扫清了她筹备近两年的皇族共享汽车运营的一大障碍,深圳一家有实力的公司愿意租给董婷珺300辆带深圳牌照的新能源汽车,运营初期还有很大的租金优惠。
董婷珺之前的汽车租赁公司门店已经外租
就在年前,董婷珺把自己经营的中高端汽车租赁公司门店关掉,决定正式转型做汽车共享。
“传统租赁不好做,在广州,以公司的名义购买运营车辆会受到限制,不得不以个人的名义购买拿来做运营,而且高端车辆占用资金大,难以扩大规模,利润率也不高,所以就决定转型做汽车共享了。”
运营车辆前期靠租,车位也要租,成本和收入怎么平衡?董婷珺对这个问题也算了一笔账:按每辆车每天3个客户,每个客户用车3小时,每小时20公里来算,一辆车一个小时的时间收益是13元,一公里是0.8元,扣除停车、洗车、人力、维修、充电等费用,每辆车预期的年收益在6万元以上。
董婷珺很忙,周日的上午跑到广州的一个人口密度很大的小镇,和当地的停车场谈好了10个停车位,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又和家里的大哥讨论起如何筹措运营资金的问题。她首先想到的是众筹模式,300万元,找到30个人,每人投10万元就好,然后又考虑找资本进来。资金的问题是董婷珺当下面临的一大问题,她必须用最合适的办法来解决,甚至已经通过朋友联系上了北京的风投,约定了投资人来广州看项目的时间。
董婷珺也没让手下的员工闲着,考察广州现有的竞争对手是董婷珺安排下去的重点工作,凡是已经上线的汽车共享品牌,都被董婷珺研究了一个遍,用她的话来讲:
“一旦正式上线,就得比别家的体验好,比如某品牌虽然布点比较广,但每个点只有二三辆车,这样就会出现大家去预定车,但可用车辆供给不足的问题。所以我们一个点至少放10辆车,其中还要有2辆高端车型,满足不同消费者的消费需求。”
“凡事起步难,一旦运营起来,后面的可能性会很多。”年轻时就从湖北来广州打拼的董婷珺曾经做过高档服装的买卖,也做过家具店的经营,虽然很早就实现了财富自由,但因为经验和眼光的原因,至少错失了两次成为亿万富姐的机会,而这一次她决定把宝押在已经处于风口的汽车共享上。
 
 
♦ 共享出行的沃土在中国
相比网约车、共享单车等移动互联网催生的移动出行服务,共享汽车并不是一个新概念,早在上个世纪40年代,瑞士人就在全国组织了“自驾车合作社”,可以说是汽车共享的雏形。此后日本、法国等国家也进行效仿,但都未形成特别大的规模,只有个别城市有比较好的运营。
如今在中国,汽车共享有望借助移动互联网成为一项在全国很多城市适用的出行方式。作出这样的判断主要基于消费者对汽车共享理念的接受、汽车租赁市场的需求、国家意志的推动以及未来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
几年前,中国老百姓普遍使用的手机还是功能机,如今中国人几乎人手一部智能手机,连老年人出门买菜,也会用微信或者支付宝进行支付。在出行服务领域,滴滴、神州等网约车公司的出现以及摩拜、ofo等共享单车的出现,更是让中国消费者特别是年轻一代消费者对网约车出行以及共享经济有了普遍的认知。这种背景下,汽车共享的出现,迎合了消费者对汽车共享出行的需求,即不必拥有一辆车,却可以驾驶一辆车实现方便的出行。
中国相对不发达的汽车租赁市场也给了汽车共享很大的市场空间。中国租赁市场目前有50多万辆车,而美国有370多万辆车,市场供给满足不了中国消费者的租赁需求,且传统门店租赁模式,租赁成本高、租车不方便,致使市场发展不起来,这给了汽车共享巨大的市场空间。
政府在汽车共享的推动方面,也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汽车共享对新能源汽车的推广应用起到了显而易见的作用,“清洁能源汽车+绿色共享”出行,符合中国未来交通发展的理念。此外,汽车企业以及传统的依靠资源、能源起家的企业纷纷转型做汽车共享这种新兴绿色服务产业,也符合新时代的发展要求。
未来汽车自动驾驶的发展趋势也是汽车共享能够发展起来的一大原因。随着自动驾驶技术应用和落地时间的可期,共享汽车将成为自动驾驶在城市出行中的主要应用场景之一。在这个过程中,共享汽车公司所积累的大量出行数据将基于更加成熟的人工智能调度算法为乘客提供更好的叫车、还车体验,让城市的整体交通效率大幅提升。毋庸置疑,共享汽车将成为中国和全球出行领域重要的组成部分。
有人曾经说,中国政府对风口上的新兴产业总是采取鼓励的态度,并且会出台相应的措施去推动,一旦出现跑偏现象,及时纠正就好。当下的汽车共享,即是如此,而具体到各个地方政府,则需要因地制宜来做好规划,确保合理有序发展,最终让神州大地成为共享出行的沃土。
 

【声明】本文系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及时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用户须知| 站点地图| 官方QQ群:北京电动汽车交流群
主办单位:易卡绿色(北京)汽车租赁有限公司

京ICP备案号:14026605号  京ICP证:151033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115号1号楼2门211   服务热线:010-80441819

技术支持:汉邦未来